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幸暴露(1 / 1)

一堵数十丈高的城墙高高耸立,有如钢铁巨人一般,城墙下有着未知的法阵保护。

一袭黑影傲立墙头,有些意外的望着林宸本渐渐消失的背影。

“此人高阶法术层出不穷,那柄剑是灵宝不假,方才打出的塔也是灵宝,影杀输得倒是不冤!”黑影双手负背,漠视着前方。

随即,黑影面色一冷,道:“伤了我闵家之人,还想妄图逃走!该死!”

黑影正是影杀主子,闵震。

闵震双腿弯曲,脚下阵阵罡风涌出,纵身一跃,朝着林宸本逃遁的方向电射。

远处,夜色中一辆马车往城主府疾驶而来。

“站住!来者何人!”府门的守卫排成二排,竟有数十人之多,且境界皆在开元境以上。

马车临近,马夫从腰间取下一枚腰牌,抬来抬手,并未言语。

“原来是二公子,方才一时不察,多有得罪!”站前排的一名守卫立即跪地赔礼道歉。

“来!你过来!”闵晟从马车内徐徐出来,招了招手。

“公子,小的见马车并非您平时所用,故而才将其拦住,是小的该死!”守卫不由得往后退去。

“我何时有怪罪之意?你不必害怕,我是有一事相求!”闵晟一声素色长袍,手持玉扇,玉树临风,温文尔雅。

“是!公子大人大量。”守卫恭敬作揖,畏怯上前。

”方才,究竟何人胆敢在城主府前打斗?”闵晟带着淡淡的笑容问道。

“公子,小的也不是很清楚,本来小的想前去一探,后来大公子吩咐,让小的不要前去送死,小的只能照做。”

“哦,大公子人呢?”

“大公子从城墙飞了出去,想来应是去追查此事了?”

“好的,做的不错,你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守卫如获大赦松了一口气,转身回到原位上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,一道无色无味的雾气钻入他的衣襟之内,黏在皮肤之上。

马车直入府内。

车内闵晟浮出一抹不着痕迹的诡笑。

城主府城墙门口。

那名被问话的守卫,此时不停的在身上挠着,渐渐,他褪去一身铠甲,整个身上一道道血痕清晰可见,可这些并不能止住他身上的奇痒,他只能加大力度,十指深陷皮肉之中,上下齐抓,方有那么一丝舒畅,他整个人看上去血肉模糊,但他脸上却露出满足的笑容那种痒,奇痒,犹如跗骨之蛆,随着皮肉之上生出一个个巨大的血泡,手指越陷越深,他化作一个血人,最终,守卫无法忍受这种折磨,疯狂的逃窜,朝着护府大阵撞去。

护府大阵,雷电属性的防御大阵,雷电杀伤力巨大,灵石的消耗也比其他大阵高出数倍,故而一般用来当做攻击阵法,而整个城主府,占据日月堡十分之一的面积,如此大范围的阵法,一日下来的消耗至少在上千上品灵石,可以想象,能坐上这一城之主,荣华富贵,享之不尽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守卫似乎失去理智,猛然撞在光幕之上,一阵火光刺眼,刺啦一声,瞬间炸裂,血色烟尘四起。

“他这是怎么了,白天还好好的。”

“嘘!这已经是第八起守卫离奇死亡,不足为怪,以后只需小心行事,便可安然无恙。”

有人暗自使出眼色,传音道。

男子面如土灰,噤若寒蝉,不动声色的站回原位。

闵晟府前,一道黑衣人就着夜色跃上房顶,身影渐渐消散。

半个时辰后。

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一幕,一人拼命逃窜,另一人紧追不舍。

正是林宸本与闵震。

闵震早就发出命令,将城门关闭,林宸本赶到城门之时,门口滞留大量人群,林宸本只能潜入人群当中,使用敛息符与隐身符,再次消失在闵震眼前。

当林宸本从其他地方显现身形,一刻钟后,对方不知用了何种秘法,再一次追了上来,就这样,闵震在坠机中,一次次的将法术打出,林宸本只能往街头巷尾之中逃窜,借助各种障碍躲避对方的攻击,但闵震完全不顾他人生死,不知轰碎多少房屋,炸飞多少无辜之人,丝毫不见停手的迹象。

直至天明,城头巷尾,随处可见有守卫手持画卷在搜查一个名为林宸本的人,林宸本三个字在整个日月堡中传得沸沸扬扬。

“你们听说了吗,这个林宸本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敢在日月堡招惹闵大公子,这不是自寻死路吗!”

“听闻此人便是妄图抢夺五行碑至宝的宵小,此等神器,连城主都惊动了,这不知才从哪窜来的阿猫阿狗也敢觊觎,正是贻笑大方。”

......

此时的林宸本如同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寻他之人,无形当中又多了不知多少,其中便有裘一醉、傅中红、燕寻风等人。

“原来他叫林宸本,宵小鼠辈,当年侥幸让他逃脱,还以为他死在某个角落。此番城门关闭,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...”傅中红恨不得能立马将林宸本碎尸万段,每当想起当日之事,他便夜不能寐,当时他耗费多日灵力凝聚的巨大火球,足足蹲守几日光景,誓将林宸本化为灰烬,此事闹得修真界人尽皆知,谁知后来却让他侥幸逃脱,至此他堂堂登仙堂掌门,却成为修真界中的一大笑话。

而当年燕寻风大战四鬼,最后拼着身陨道消将鬼族大将屠沽重创,最后被裘一醉、薛海所救,原以为他必死无疑,最后却因祸得福,涅槃重生,功力大增,半只脚踏入了涅槃境。

当日林宸本那惊天撼地的阵法到底是何阵法,这也成了燕寻风的一块心病。当他在此看到林宸本画像之时,心中倒是振奋,这让他又有了新的盼头。

当全城皆在大肆追捕林宸本之时,而他本人此时却坐于一处阁楼中,耳边响起天籁般的琴声,茶中的茶香四溢,品一口,沁人心脾,最重要的是眼前之人,虽面掩薄纱,隐隐瞧见那一页薄纱后,藏着的绝世容颜。妙音配佳人,称得上只应天上有。

原来,在追逐中,林宸本无意中逃至东游居附近,想到东游居主人身份神秘莫测,计上心头,随即隐去身形,潜入东游居,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在东游居暂避风头,等风头过后,再偷偷溜走。可不曾想,当他踏入东游居之时,通往二楼的通道早已打开。

二楼阁楼中传来一声:“兰芷在此久候林公子多时,公子,二楼请!”